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甘肃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视窗 >> 甘肃文化  
  甘肃文化  
感+染兰州(兰州的染文化)
来源:网络 | 发布时间:2014-10-11 | 浏览次数:

感+染兰州(兰州的染文化)
                                      

“这里看不到五彩斑斓的绚丽,却依稀看得见各种染料的原始,

难以分辨以前的色彩,却以另外一种形式真实的存在着。”

——兰州的“染”文化

 

    “在历史的风沙下,汉、回、藏、满等三十多个民族都在这里留下了自己的痕迹。一碗牛肉面里有回族的厨艺,藏族的牛肉,汉族的小麦……”兰州暗流中留下了这样的印象。很典型的兰州文化,民族的大融合在一碗牛肉面里体现的很多。

    说到兰州就不得不提到甘肃,作为甘肃的省会兰州承载着甘肃的很多内涵。然而甘肃的内涵本身就很复杂,号称陇原大地我们却无法给她的文化做一个准确的文化定义:甘肃地形狭长,在地图上看酷似哑铃,自西北向西南横跨着。甘肃各地方的地形地貌风土人情风格迥异差异程度很大,东南部的天水属于渭河流域,自古以来是关中文化的代表之一,在关中地区的影响力也仅次于西安,伏羲女娲的传说均出于这里,是汉族文明的发祥地;甘肃的西南部也就是陇南地区的成县康县以及以前属于甘肃的九寨沟等地区紧挨着青藏高原和川北地区,藏文化鲜明;兰州往西北方向便是哑铃的手柄部分——河西走廊,古代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甘肃的最西北部分:酒泉嘉峪关仅挨着新疆,在古代已经不属于中央管辖,“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以及“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等等著名诗篇皆出于此处。因此兰州的染文化从甘肃各地的人文地理环境来看本身就已经不可避免了。

    从自然条件上看,兰州是中国大陆的地理中心,兰州是高原高山气候和温带大陆性气候的分界线;是青藏高原区和暖温带以及中温带的交界点;是400毫米和200毫米降水的分界线,兰州还是季风和非季风区的分界点。

    兰州不仅仅染进了甘肃各地各个民族的文化色彩,还溶解了一代中国人的悲欢离合,我再讲讲几个“兰州人”的故事吧:

人物A:祖籍:辽宁沈阳

    她是没落的满洲贵族。父亲带着家眷,从北京返回了东北——女真人的真正老家:家里有了几个孩子,给她起了一个中国很传统却又违背自己祖辈姓氏的名字,张淑娴,父亲在日本人的伪满铁路上班,一个人工作,养活全家五口倒也略有结余,全家生活也其乐融融,日本兵就驻扎在村子外边,(看到这里估计大部分读者都在猜想鬼子进村之后的情节吧?)万幸的是不像电影电视里演的那样,日本人驻扎了十几年,万幸他们也从来没有进过村子一回;她回忆说,某天看见日本兵埋锅造饭,收拾行囊就悄然离去了,极具讽刺意味的是,他们把日本的军队称为日本兵而把前来帮助我们打日本人的苏联红军称作“鬼子”。日本兵没走多久,来了群红毛鬼子,村里所有的女人都剪成了光头,躲着“鬼子”。看来苏联红军,也不怎么红。

人物B:祖籍:山东烟台

他是新中国的汽车工人。打小从烟台渡大海去赶那闯关东的浪潮,留下兄弟几人,最大的长兄领着兄弟们在长白山里找活路,要过饭捡过野果野菜,几个人辛苦的支持着生活,长兄后来被日本人抓去工厂干活,万幸活了过来,解放后加入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成为新中国汽车工业的第一批骨干工人之一,是中国第一批的八级工。

人物C:祖籍:山东兖州

     抗战烽火岁月,在山东兖州的一家人,父亲不愿意给日本人干活,毅然离开老家在大后方兰州开始植树造林,长子不忘国家,刻苦学习,高二考取国民政府公费生在兰州大学学习,他是著名学者顾颉刚的学生。后来参加解放军转战大西北又回到兰州,转业后为农业发展而努力。

    人物D:祖籍:四川自贡

    她从小出身四川一个普通家庭,有亲戚在当官,因此也读了几年书,却因此成为解放军的扫盲教员,后来成为一名小学老师。

    他们应该被称为移民第一代。他们现在都在兰州,以上四位分别是我的爷爷奶奶和姥爷姥姥,说到这里,我出生的概率比一般人要低很多很多。想起来一身冷汗不止。父亲出生在长春,后来支援大西北,爷爷跟着厂子迁到了兰州,姥姥姥爷在宁夏相遇,后来也落户兰州,母亲是移民的第二代,我算是第三代。

    在这个特殊的家庭里,我学会了五种方言,伴随我学龄前阶段的首先是东北话,爷爷奶奶的一股大茬子味儿让我回味良久,上学之后就逐渐学会了兰州本地方言、姥爷的山东话和姥姥的四川话以及小姨夫的陕西话,我们一家子吃饭非常热闹,带着兰州特有词汇的各种地方强调方言层出不穷。我算是非常有口福的人,正宗的东北饺子、酸菜,地道的四川泡菜、回锅肉,在加上兰州的牛肉面我就成长起来了。

    我的家庭很特殊,也是很多兰州人家的缩影。兰州本地的土著居民并不算多。记得上学的时候在班上做自我介绍的时候会出现一个奇异的现象:大家站起来介绍自己的时候都不会忘了介绍自己是哪里人或者说祖籍是什么地方的。老人们都会或多或少的留给我们一些家乡的味道。我们兰州的孩子,或多或少在外地都有亲戚都有家,因此我从小到大到全国各地的亲戚家没少骗吃骗喝,然而最大的遗憾是爷爷的老家丹东已经没有亲人了,在他去世之前时常还说起想回老家看看,我却再也没有机会陪他老人家回家一趟了。

 

    当我离开家之后,我也憧憬着未来,同时也为自己在异乡的生活准备着,而此时我也开始思考体会第一代兰州人对于兰州的情感。对于老人们来说,兰州肯定算他们的家了,这里有儿孙满堂这里是自己曾经创业奋斗过的地方,但这里毕竟不是家乡。植根于他们血液当中依然流淌着家乡的情怀,变了味儿的方言和不同的风俗习惯都在传达着这样的信息——游子走四方都会带着故乡的烙印。我非常喜欢看跟东北有关的电影电视剧,我喜欢看李琦演的《东北一家人》,硕大的脑袋胖胖的身体花白的胡子,永远不变的深蓝色工人中山装,我觉得那就是我爷爷,一辈子的老工人,李琦演的形似神似的;再看《闯关东》我觉得那里也有爷爷奶奶的影子,打卤面,睡觉放被子跟我家里一摸一样。

    这就是兰州的浸染文化,浸入了各族各地方的特色,融进了中华民族。

                                                                                                                            艺术甘肃网

 
 上一篇价上门收购各种金银币,熊猫金银币
 下一篇60余国家和地区参加第三届国际文化产业大会 聚焦丝路文化合作与发展
 
分享到: 更多
 
  热门推荐 更多>>
  最新资讯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留言咨询 | 人才招聘 | 法律顾问
Copyright 2014 艺术甘肃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7793135193 投稿信箱:2609192466@qq.com 广告招商:0931-7602673 技术支持:创世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