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甘肃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视窗 >> 甘肃文化  
  甘肃文化  
旧时兰州有九座城隍庙
来源:每日甘肃网-科技鑫报 | 发布时间:2015-1-13 | 浏览次数:

旧时兰州有九座城隍庙
按照本意,城,是指域郭,隍,是指没有水的护城壕;城隍,是泛指护城河。然而,这里所说的“城隍”,则是指宗教传说中主宰城池的神灵。因为,城隍是城池的主宰,所以,有城池必有城隍,就像有江河湖海必有龙王一样。“府有府城隍,县有县城隍’,只是等级不同而已。用来供奉城隍神的庙宇,就是城隍庙,简称隍庙。

  奉祀城隍的习俗,古已有之。相传腊祭八神中的水庸,就是后来的城隍。其用意在于求雨,祈晴,禳灾。祭祀城隍的记载,最早见于《北齐书·慕容俨传》。到唐代时,祭祀城隍的习俗已经广为流传。当时的许多著名文人,如张说、张九龄、韩愈、李商隐等,都曾写过祭城隍文。历代封建王朝对祭祀城隍一直都很重视,并把祭祀城隍同祭祀孔子(文庙)、关羽(武庙)和释迦牟尼(大佛寺)列为“四典”。明太祖朱元璋更是“大封天下城隍,诏辞臣为文通行”,致使城隍庙如雨后春笋,星罗天下。

  地方史志表明,旧时兰州共有城隍庙九座,分别建在阿干镇、永泰堡、镇虏堡、安宁堡、西固城、红水堡、盐场堡、宽沟堡和府城。府城隍庙故址在今张掖路中段街北,据说是九座城隍庙中建筑年代最早的一座。但它究竟创建于何时,已不可考。据明代兰州知名学者黄谏的《城隍庙记》记载,金明昌七年(公元1196年),就“尝修葺之”。以后在元至大元年(公元1308年)、明洪武十八年(公元1385年)、正统十四年(公元1449年),又曾多次作过修缮。由此推断,兰州府城隍庙最晚也当创建于宋代。这与当时道教的盛行直接有关,因为,在道教所奉祀的众多神仙里头,也有城隍之神。

  现在的兰州市工人俱乐部,就是原先的府城隍庙,为清乾隆三十二年(公元1767年)“通省官绅捐资重葺,后二年始成。原为忠烈侯坊。”是一座四进庭院式建筑。牌楼由节园颜妃墓前的贞烈遗阡牌坊改建而成,二门顶部建有戏楼,楼前辟有花圃,门内建有享殿五间,左右为钟楼和鼓楼;享殿后面是正殿,左右长廊分列六属城隍及曹官祠、山神土地祠,在剩余的长廊空壁上绘有以纪信捐躯荥阳为内容的壁画;最后是客堂,两侧附有眼光、痘疹二祠。在东西两边的长廊里还嵌有许多碑记,内容多为历代修建府城隍庙的经过,也有一些是宣扬城隍功德的文字。现在除神像已经无存,戏楼毁于火灾外,其他建筑都基本保持完好。整个府城隍庙,规制宏大,建筑壮丽,结构严谨,雕绘精美,显示了古代匠师高超的建筑技艺。

  有人曾经作文说,其他地方的城隍神,大都不知何许人也,唯独兰州的府城隍不但有姓,而且有名。其他地方的城隍究竟有无姓名,笔者没有作过调查,兰州府城隍有姓有名,倒一点不假,他不是别人,就是“荥阳误楚,身殉汉皇”的纪信将军。纪信,成纪(今甘肃天水)人,是楚汉相争时刘邦手下的一员大将。关于他的事迹,《史记》、《汉书》都有记载。当楚王兵围荥阳,眼看汉王要做俘虏的时候,纪信将军毅然扮作汉王,乘车直出东门,佯装要投降楚王,从而巧妙地掩护刘邦由西门出逃,而他本人则被项羽识破后活活烧死,从而赢得了“汉代孤忠”的美名。传说刘邦念其忠烈,后来便将纪信封为“忠烈公甘肃省城隍”,成为兰州城池的主宰。

  传说,这位纪信城隍到职以后,和他担任将军时一样尽责。在阴曹自不待说,在阳世同样如此。清乾隆年间纪信城隍“显圣”的神话,便是其中的一个例子。当时,循化厅(今青海循化)撒拉回民因新旧两个教派发生冲突,兰州知府和河州协副将奉命前去镇压新教,并将新教宣传者马明心投入兰州监狱,因而激起以苏四十三为首的撒拉回民起义。起义回民开到兰州后,切断浮桥,攻破西关,以礼拜寺为据点,直逼内城,“金城汤池”危在旦夕。据说,就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起义回民突然哗乱,一气撤退了四十多里——因为他们看到兰州城头上涌来“无边无岸”的“黄人黄马”,以为清廷派出的援军已经赶到,所以,纷纷丢盔弃甲,慌忙逃遁;那“无边无岸”的“黄人黄马”从何而来?原来是纪信将军派遣的神兵神马!这显然是封建统治者蓄意编造的一个谎言,其目的无非是抬出城隍,恫吓群众,借以维护自己的反动统治。
众所周知,甘肃设省始于元朝至元十八年(公元1281年),这里把纪信受封“甘肃省城隍”的事,说成是刘邦的义举,同样也是无稽之谈。理由非常简单:甘肃设省的时间,比刘邦在世的时间要晚一千四百多年,刘邦当时怎么知道一千四百多年后,要在京师以西设立一个甘肃省,并且早早给它封一个“省城隍”呢?所以,与其说这是刘邦的义举,毋宁说是后代封建统治者的骗局,他们所以念念不忘把纪信封为城隍,也完全是出于巩固封建统治的需要。

  有趣的是,尽管封建统治者把城隍描绘成救苦救难的神灵,然而它却一任自己的子民受苦受难而无动于衷。一年隆冬的早晨,有个乞丐活活冻死在府城隍庙的廊庑里。当人们前去收尸的时候,才发现在他身旁的墙上,题有一首绝命诗:“身世犹如水上鸥,又携竹杖过兰州。饭羹半破盛残月,歌板迎风唱晚秋。一脚踢翻尘世宴,两肩担尽古今愁。如今不啖嗟来食,黄犬何为吠不休。”面对这首荡气回肠、以歌当哭的诗作,人们不禁对这位才华不凡,穷愁潦倒的艺人寄予莫大的同情。而纪信城隍呢?它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照旧坐享着香烟缭绕,盘供如山的清福,仿佛压根儿就没发生这件事似的。这不能不说是一个绝大的讽刺!

  昔日的府城隍庙,不仅是封建统治者向人们灌输精神鸦片的场所,也是三教九流图财坑人的乐园。每逢初一、十五,特别是年头节下,那些算卦的、开赌场的、卖假药的、兜售淫书秽画和春葫芦的,等等,便一窝蜂拥到这里,利用人们敬神的机会,大行骗钱害命的勾当。所以,有人把府城隍庙比作旧兰州的缩影,并不是没有道理。

  如今,兰州的城池早已不复存在,主宰兰州的城隍也已化为粪土,而当年供奉城隍的庙宇,也于公元1956年由兰州市总工会筹资,改建成了第一工人俱乐部。改建后的工人俱乐部,既保留了原有的风貌,又赋予了崭新的内容,当年供奉神像的殿堂,成了工人群众娱乐、学习的场所,当年用来酬神的戏楼,成了文艺爱好者们自己演,演自己的舞台……府城隍庙的这一深刻变化,再一次生动地说明:“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顺便说明一点。在府城隍庙享殿前面,竖有两块大约一立方米的黑色巨石,一块呈椭圆形,一块呈斜方形。关于这两块巨石,以前曾有两种传说。一说这是给某皇帝进贡的和田玉石,当由新疆运至兰州时,正好接到皇帝免贡的圣旨,地方官吏认为不宜在其他地方安放,便安放到了这里。一说这两块巨石,是天外来客——陨石。究竟哪种说法正确,过去一直没有得出结论。公元1980年,经甘肃省地质研究所岩矿鉴定工程师鉴定证明:东侧的一块为玄武质角砾凝灰岩,西侧的一块为钠长石化磁铁硅岩。该所地质工作者认为,这类岩石在兰州至刘家峡水库公路两旁的山中多有出露。陈列在兰州府城隍庙中的这两块岩石,很可能是经过长期的地质作用,被洪水从那里冲入黄河,又被河水冲到雁滩一带,而后由人们搬到这里用来点缀环境的。类似的岩石在五泉山掬月泉边也有一块,经该所鉴定,为安山玄武岩。为防止今后继续以讹传讹,特将甘肃省地质研究所的鉴定结果引述如上,以供读者观赏这些岩石时参考。

 
 上一篇平凉华亭安口镇:陇上窑的前生今世
 下一篇牛僧孺:甘肃历史上的清官
 
分享到: 更多
 
  热门推荐 更多>>
  最新资讯 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留言咨询 | 人才招聘 | 法律顾问
Copyright 2014 艺术甘肃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7793135193 投稿信箱:2609192466@qq.com 广告招商:0931-7602673 技术支持:创世网络